<th id="8bxe2"></th>
        <li id="8bxe2"><tr id="8bxe2"></tr></li>

        【中國科學報】“大地良醫”劉彥隨:沒有實踐,哪來創新

        來源:《中國科學報》 記者:劉如楠  日期:2023年8月4日



        劉彥隨在毛烏素沙地現代農業雙優工程觀測研究基地。

        炎炎夏日,陜北黃土高原上,玉米、大豆、馬鈴薯郁郁蔥蔥。

        而在10多年前,毛烏素沙地作為黃土高原向內蒙古高原過渡的地區,還是茫茫流沙。

        站在地頭,望著眼前的萬畝農田,一幕幕場景浮現在劉彥隨腦海中:火辣日頭下家鄉親人勞作的身影、西北風吹得人滿嘴是沙、餓扁的肚子常常咕咕作響……

        我是村里第一個大學生,說是全村的希望也不為過。當初想著改變家鄉的貧窮面貌,如今看到了巨大轉變,這比得了獎更讓我高興。劉彥隨對《中國科學報》說。

        近日,中國科學院區域可持續發展分析與模擬重點實驗室主任、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劉彥隨獲得第三屆全國創新爭先獎。

        接受采訪時,他剛從黑龍江、內蒙古、陜西等地考察歸來。20多年來,他每年有一半時間都在考察各地鄉村中度過。創新是實踐的積累,沒有深入的實踐就難以創新。劉彥隨說。

        探究成土原理,荒沙變良田

        劉彥隨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到陜北高原考察了,有時在荒沙地一跑就是一周。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對他來說則是觀察沙地變化、詢問當地老鄉、取樣進行化驗、田間種植試驗,他想知道連年沙進人退的病根到底出在哪兒。

        他考察發現,適宜耕種的土地通常透氣保水,但當細小的黏粒物質被風吹走后,只剩下較粗的沙粒物質,就會形成沙地甚至流沙,導致土地空隙大、黏性差,存不下水和肥。

        如果利用物質結構的互補性,把黏土加入沙地里,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于是,他與陜西土地建設集團合作,從榆林南部拉來具有黏性的黃土,按照試驗得出的最佳配比加入到沙地里。然而,遠距離運送黃土存在的費用問題很快令他們望而卻步。

        轉折出現在2010年夏天。

        一場夏雨給干旱的沙地帶來了難得的清爽。雨罷,劉彥隨一行趕赴項目區考察,途經一處正在維修的馬路,路邊散布著剛挖出的大土塊。他上前一摸,發現土塊手感黏膩,和表層沙土的顆粒感完全不同。

        過了幾天,他們再去看時驚喜地發現,那些堆在沙地上的土疙瘩邊上竟有小草冒出頭來。劉彥隨眼睛都亮了,這土疙瘩真是寶貝。

        劉彥隨口中的寶貝,正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紅黏土,它就埋藏在表層沙層下面。上下一調換,這事兒可能就成了。他說。

        后來,他和團隊在毛烏素沙地的核心區建起了砒砂巖與沙復配造田水土耦合試驗設施。經過反復的試驗和對比研究發現,當砒砂巖和沙的配比為12時,玉米長勢最好,而配比為1315時,大豆和馬鈴薯長勢最好。2014年,這一設施還獲得了國家授權的發明專利。他進一步與榆林市農業科學研究院合作,把優化作土關系作為基礎性科學問題,在沙地里推廣了耦合土體優配和良種優選的現代農業雙優工程。

        在實際操作中,為了盡可能減少對深層土壤的破壞,他們不靠上下翻動混合兩者,只做搬運工,將砒砂巖按比例復配在裸露沙地上。正是兩害為一寶,荒沙變良田。劉彥隨說。

        問診溝道治理,造地惠民生

        在陜北高原,劉彥隨帶領團隊不斷探索新技術工藝,不僅將荒沙變為了良田,還將水毀嚴重的溝道也變為了良田。

        2012年,他到延安黃土丘陵溝壑區調研,當地百姓紛紛反映:以往的坡地都植樹造林了,現在各村普遍面臨缺地少糧的問題!

        原來,自從1999年實施西部大開發政策后,延安退耕還林達910多萬畝,長年耕種的坡耕地轉為了生態用地。

        山上的林木、退出的耕地、缺糧的百姓……這些關鍵詞從各個方向飛入劉彥隨腦海中,忽然就碰撞出了火花,這不就是我在6年前提出的--溝、三帶六段農業模式嗎。

        峁即山峁,地勢較高、通風好,宜種植喬灌林、蘋果和紅棗等商品林以及檸條、沙棘等生物林;陡坡上育水保工程林,緩坡上種植蔬菜、瓜果作物;溝道發展基本農田。

        如何把專業理論推廣到實際應用中,是他思考最多的問題。面對困難,如果知難而退,就被難住了,如果知難而進,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劉彥隨說。

        2012年,中央支持陜西延安治溝造地整治重大工程項目啟動,計劃在20132018年整治農田50.6萬畝,投資48.32億元。從資源調查、項目建議、規劃方案、典型設計,到工程實施,劉彥隨作為項目負責人經歷了全過程。

        2019年,延安治溝造地案例入選《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改革發展穩定中攻堅克難案例》叢書。2020年,黃土高原溝道土地綜合整治技術研究與應用獲得國土資源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同年治溝造地模式入選全國高考文科綜合能力測試題。

        如今,寧種一畝溝,不種五畝坡的說法在鄉間流傳。在劉彥隨等人的努力下,在新造溝道壩地種植玉米,畝均收成可達1500斤,相當于此前坡上5畝地的產量,從而實現了廣種薄收的坡地農業向少種多收的現代溝道農業系統的轉變。

        從無到有是創新,從有到優、從優到特也是創新

        劉彥隨改變的,不只家鄉。

        他曾主持空心村整治、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新農村建設、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等多項重大研究。

        農村、農業、農民,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更是我國發展轉型期亟須破解的重大問題。作為人文與經濟地理學者,客觀反映農村發展的真實情況,為政府決策提供科學依據,是我們的神圣職責和義務。劉彥隨說。

        多年來,由于頻繁進村入溝,劉彥隨的鞋總是比別人廢得快。他沾滿泥土的研究成果和建議報告,為中央和地方有關部門制定三農政策提供了堅實的理論支持和科技支撐。

        2016年,劉彥隨多了一個身份——國家精準扶貧成效第三方評估專家組組長。此后的6年間,他帶領上萬人的評估團隊,主持研制了國家精準扶貧工作成效第三方評估與決策平臺系統,完成了國家精準扶貧成效第三方評估及全國首批貧困縣退出評估重大任務,為全國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科學參考、數據支撐和決策依據。

        作為一名地理學者,既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更要謀萬民福。劉彥隨對《中國科學報》說。

        劉彥隨這樣的思想,與他的博士后導師,中國科學院院士、人文地理與經濟地理學家吳傳鈞先生一脈相承。經過半個世紀的探索與研究,吳傳鈞提出,人地關系地域系統是地理學研究的核心理論,是人類社會和地理環境在特定的地域中交錯構成的一種動態結構。

        人一生當中做不了許多件大事,但是做一兩件還是可以的。我提出了人地系統的宏觀模式,很想將它繼續細化和應用,但我已經80多歲了,希望你能繼續做下去。至今,劉彥隨對導師的囑托仍記憶猶新。

        25年過去了,劉彥隨帶領團隊在延安、榆林、禹城、阜平、洋縣等地相繼建立起觀測研究站和研究示范基地,在對不同地域人地系統持續觀測和綜合研究的基礎上,探索提出了人地系統科學。它以現代人地圈為對象,致力于探究人類活動改造和影響地表環境系統狀態,以及人地系統交互作用與耦合規律、人地協同體形成機理與演化過程。

        創新首先需要傳承,傳承前輩的科學研究、繼承前輩未竟的事業。從無到有是創新,從有到優、從優到特也是創新,創新不是憑空而來的,而是一個延續遞進的過程。劉彥隨說。

        這天,領完全國創新爭先獎回來,劉彥隨把綬帶和證書收起,立即投入到工作中。接下來,他計劃帶領團隊開展黃河流域人地系統科學考察,繼續探究一線問題,服務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23-08-04 1 要聞)


        附件下載:

        一级特黄高清毛片,一级特黄毛片视频,日本成a人片在线观看影院,2021精品国产片久久